当前位置:且知勉网情感被讨厌的人缠着怎么办,一个人被所有人讨厌的时候怎么活
被讨厌的人缠着怎么办,一个人被所有人讨厌的时候怎么活
2022-04-25

我被妹妹喜欢的男孩带头孤立,我却喜欢上了那个男孩。

我清楚的记得2012年的冬天,我与母亲跟着一个男人来到了纪律严明的军区大院。

在那里我遇到了我人生中的最重要的两个人。

漆黑的夜晚,路灯将道路两旁的树影拉长,我与母亲跟着刘叔走向前方的一栋小楼。

刘叔是妈妈年轻时候的同学,当年俩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奈何妈妈家中变故,远走他乡,两人分离,后各自成婚,生有儿女。

分别多年两人因工作再次相遇,刘叔妻子因生育孩子不幸离世,而我爸则是外面有了女人。

在我十二岁前我从未想过,我会再有一个爸爸,而我的爸爸成了别人的爸爸。

看着母亲与刘叔相拥的背影,我的不安在这陌生的地方,逐渐放大。

我的母亲并不爱我,如果没有我,她就不会和我的亲生父亲结婚,她就不会遭父亲打骂。

每晚梦里我都会忆起母亲离婚前,与父亲大打出手,每次只要一吵架,母亲都会将气发泄到我身上,这段话在我短短十二年的人生里,不断重复,重复。

我早已学会沉默不语,母亲却总是责骂我像个哑巴。

第一次见晓菲,她美的就像是一个瓷娃娃。

而我穿着灰暗的衣服,与她身上粉色的公主裙形成对比。

以至于站在晓菲身后的晓枫,大声嘲讽,

晓菲,你家哪里来的土包子,哈哈哈。

这就是我对晓枫的第一印象,无礼,傲慢

在往后的时光中,晓枫为此对我道歉过很多次。

但那时他的话让本就自卑不安的我,陷入了黑暗,无法自拔。

遇见亦山是我到刘家的一个星期后。

刘家的阿姨吩咐我出去买酱油,可我并不识路,在我在那相似的军区大院,转了很久,很久后,我终于在那陌生的地方崩溃大哭。

小孩,哭什么哭,你吵到我练刚琴了。

我抬起头,眼泪,鼻涕直流。

逆光下那个清爽干净的少年,成了我梦中永远的宁静。

那个傍晚跟在那个少年身后,我找到了刘家,却丢了我的心。

在我的家乡我从未见过像晓菲那么完美的女孩,她的言行举止,优雅的像一只白天鹅,那么的高贵。

即使面对我这个继母的女儿,她也能笑的从容。

只是我曾不经意见过,她独自时的失落与判逆。

在刘叔的安排下,我也被送进了培训班,只是那与优雅毫不张边。

在跆拳道馆,我再次遇见晓枫,那个无礼的男孩。

他与晓菲,亦山是军区大院的铁三角,多么奇怪的组合,一个疯小子,一个优雅公主,一个温柔王子。

我本不想与他多有交集,耐何被分到对练。

教练常常夸我有天赋,力量动作到位。

很快我就跟上了同学的速度,在与晓枫对练时,我暗暗下狠手。

谁让他在大院里说我是土包子,总是找我麻烦。

晓枫总说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,谁都不怕。在我这里吃了亏,咽不下这口气,经常缠着我单挑,我不肯,他能追我一整天,我很烦就又下狠手。

输了他不服,越挫越勇。我们的单挑成了大院的一件趣事。

在家里亦山和晓枫常常带好吃的好玩的来找晓菲,躲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欢声笑语,我也会偷偷的发笑。

刘叔很疼爱晓菲,我常常幻想拥有那样的父爱,只是我不是他的女儿,他并不会疼爱我。

在这个家里我仿佛被隐形了,没人看得到我的存在,卖火祡的小女孩,得不到温暖。

刘叔安排我和晓菲一起上学,离校门口一百米的零食店成了我的终点,白天鹅也有属于她的骄傲。

我救了晓菲,在学校后门的巷道里,学校高年级的学长喜欢晓菲很久,在表白失败后,气急败坏将她堵在了那里。

在同学的的告知下我赶到了那里,替晓菲挨下了那一板砖,血迷糊了我的眼睛,在倒下时我的口里还喊着,晓菲,快跑。

因为我的英勇就义,他们开始对我亲近。

偶尔也会邀请我一起去玩。

晓枫常告诫我,晓菲和亦山是青梅竹马,将来是要结婚的。

他说:包子,你不能喜欢亦山。

我说:那你呢,喜欢晓菲吗,他就不说话了。

我知道他喜欢晓菲,可是晓菲喜欢亦山。

亦山喜欢晓菲吗?我不安迷茫,应该是喜欢的吧,不然为什么他对晓菲那么温柔,像哥哥一样,关心晓菲,照顾晓菲。

我不开心时,就会去找流浪猫说话。那是我一个人的秘密。

在天台的角落,我的秘密基地,被亦山撞破。

他靠坐在阳台上,看着我轻声说。

小孩,你真奇怪。

我…我害羞的说不出话。

我不是故意偷听你的秘密的,不过听了你的秘密。

我也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,亦山的唇突然靠近我的耳朵,呼吸打在我的脸上,我的心跳加速,紧张不安。

我其实也不喜欢吃苹果,和你一样。

现在你也知道我的秘密了,我们扯平了。

亦山走后,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。

自此,天台成了我经常去的地方。

在那里有个少年会伴着夕阳,手捧一本漫画,享受他自由的时光。

而我会抱着小猫,静静的看着夕阳下落。

17岁时,晓菲为争取国家舞蹈学校的名额,拼尽全力,日日夜夜不断练习。

刘叔为了晓菲推了所有应酬,陪在家中,那段时间,晓菲情绪不好,常常崩溃,家里的气氛很严肃。

亦山也经常来安慰晓菲,我知道,晓菲撑不住了。

那凹陷的脸庞和不安的气息,诉说着一切。

为了她母亲的梦想,她早已将自己抛弃。

她的不安,终于让她不顾一切。

在晓菲考试前一天,她摔下了楼梯,所有人都认为是我的错。

只有我和晓菲知道,是她自己故意摔下去的。

而她知道我不会说出去。

母亲大骂我,脸上的手印还在刺痛。

刘叔让我滚出去。

晓枫说我,恶毒,没良心。

而亦山他冷漠的背影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。

我的世界再次陷入黑暗里,没有人会相信我的。

只因,晓菲痛苦的指着我,告诉大家,晓言把我推下了楼。

我亦无法翻身。

我被孤立了,亦山再没上过天台,晓枫也再未来找过我。

在学校以前我是个土包子,现在是个恶毒的乡下人。

我在学校再没安宁,我的头发从长发剪到短发,校服再也没有干净过。

我不知道晓菲有没有后悔过。

但是我后悔了,这所有的一切一切我后悔了。

明明是母亲的任性与父亲交往生下我,凭什么是我委屈求全讨好她,她年轻时犯下的错凭什么要我承担。

明明是晓菲的懦弱与判逆,造成的伤害,又凭什么要我承受。

我休学了,没一人反对,反正我的前途没有任何一人在乎。

我搬离了军区大院,刘叔每个月给我两千的生活费,我没拒绝。

远离了那些是是非非,我找回了内心的平静。

亦山和晓菲决定出国留学,而晓枫决定留在国内上完高中参军。

晓枫找到我,告诉我晓菲在临走时将一切都告诉他了,并拜托他照顾我,向我道歉。

晓枫对我道歉,希望我原谅晓菲,可是如果道歉有用,那么伤害为什么不能消失。

我赶走了晓枫,我不想原谅他们,这是我唯一的倔强。

后来,亦山打过电话给我,也是跟我道歉。

但是我明白了,王子的温柔只会给公主,丑小鸭是不会被王子怜爱的。

自此别过,我不愿埋怨亦山,困为他曾经在那无人的天台,也带给过我一丝丝温暖。

我将他的电话删除拉黑,从此以后我的梦里再无那个叫亦山的少年。

晓枫经常来我工作的地方找我,同事们以为那是我的男朋友,我嘴笨,越解释越说不清楚,我干脆不解释。

晓枫听到同事们开玩笑说他是我的男朋友,常常暗自发笑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开心。只是有点讨厌他来烦我。

后来,晓枫参军去了。

临走时他跟我说:晓言,你一定要等我。

晓枫不再叫我包子了,可是晓枫你有什么理由叫我等你呢。

去了部队的晓枫每个星期都会给我写信,诉说他在部队的生活。

他部队生活很无聊,晓枫却乐此不疲。

每封信后,晓枫都会写,晓言,你好吗,你的生活怎么样,你会等我吗?

我从未回过信,因为我知道,我不会等他了。

在男朋友的帮助下,我开了一家花店。

开店两年后,一张绿色的越野车,停在了花店门口,车上下来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。

时隔四年,晓枫再次走到我面前。

手捧一束鲜花。

晓言,我来晚了对吧。

我难以想象曾经追着我单挑的男子汉,也会哽咽难言。

望着那难过的背影,我第一次对晓枫道歉。

可我们的命运早在第一次见面就画上了句号。

对了,我要结婚了。

那个男人说,他在他兄弟对我拍下那一板砖后,对我一见钟情,再见倾心。

他说他从未见过那么勇敢的女孩。

且知勉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